投稿

我的医学之路

字号+作者: 来源: 2016-09-28 15:26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我的医学之路 文丨覃莉 曾几何时,我们庄严宣誓:志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,刻苦钻研,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,全面发展。决'...

 我的医学之路


        文丨覃莉


        曾几何时,我们庄严宣誓:志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,刻苦钻研,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,全面发展。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。


        刚上大学的时候听学长学姐们说选择了医学就是选择了一条不归路,上了医学院就是上了一条贼船。当时我以为是在开玩笑,可是现在当我真正成为医生的时候才发现那不是玩笑,那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,医学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注定充满了艰辛与坎坷。


        我们最美好的年华,在高中,在大学。但是医学生的大学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我们需要扎实的理化基础。因为知识点多而难,需要有足够的恒心投入学习;因为医学重在理论与实践结合,需要我们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学习,掌握更多理论;我们还注重感性认识,需要我们进实验室进一步认识人,包括骨头、神经、肌肉,还有浸泡在福尔马林防腐液中的人体标本。


        三年的大学生生活中,我们不仅学会了专业知识,还学会了在寂寞与孤独中释放压力,学会了在倾听与诉说中加深友谊,学会了在失败与成功中充实生活,我们一步步成为了理想中的自己。


        从上临床的初时起,对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新鲜好奇,就像一个不怕挫折不畏惧的小燕子。可是经历的多了,变的越来越胆小,责任感使命感越来越强。一次,一个2岁的儿童溺水送来抢救。由于发现的时间晚,孩子在水中泡的时间太长;尽管我们为孩子清理呼吸道异物、上氧、胸外按压等一系列抢救都没能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。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面对死亡,我真的可以感觉到,似乎是灵魂的离开,是一种飘忽的离开,是一种异样的味道,是一种似乎叹息又迅速闪走的瞬息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,生死就在一瞬间;孩子可爱的面孔至今在脑海中还是那么的清晰。面对家属悲痛欲绝的哭声,我感到难过与愧疚。那夜,狂风暴雨,似乎老天也在为他哭泣;我在一夜的恐惧中无眠。


        还记得刚开始独立值夜班的时候,心里还是那样的胆战心惊:现有的患者能不能看好?晚上收了患者能不能处理得了?那时候上夜班就是一种煎熬,睡眠对于我来说过于奢侈。生怕自己睡着了,睡沉了;睡觉的时候都要保证时刻警惕。记得一次夜班,一位肝癌晚期并发肝性脑病患者呼吸困难,痰液阻塞气管,我们立即上氧、吸痰、补液等,没能缓解症状,告知患者家属病情,家属放弃了治疗。这一次,我没有像上次那样把我的情感表现出来,心里默念“一路走好!”


        “生活是不公平的”我想这句话没有几个人是抱否定态度的吧!“先苦后甜,苦尽甘来”的警世格言,激励着人们勇于面对苦难,以求得“甘来”之后的美妙。刚开始在基层上班的时候,面对患者的不理解与不信任,挫败感油然而生;面对患者的配合与期望,我感到受宠若惊。在患者的来与往中,每当看到一个个患者康复的身影时,我的内心升起一种常人无法体会的欣慰和自豪。


        我知道在医生这条路上,还有无数自己无法预料的艰难,但是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,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会一直走下去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