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

挑石灰 ——老大庸的点滴回忆

字号+作者: 来源:新视点客户端 2018-08-15 23:09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1950年前,大庸县(永定区)农民种水稻,石灰是必备的农业生产资料,因为稻田秧苗插下去后,秧苗田里的水浑浊不清,而秧苗也就不返青,必须撒石灰。撒了石灰后,稻田水清'...

文/覃仲玉

 

1950年前,大庸县(永定区)农民种水稻,石灰是必备的农业生产资料,因为稻田秧苗插下去后,秧苗田里的水浑浊不清,而秧苗也就不返青,必须撒石灰。撒了石灰后,稻田水清了,秧苗才能返青,促进生长,撒石灰还能起到杀灭秧田害虫的作用。因此,种田用石灰成了不可缺少的农资。而当时大庸县的石灰只有天门山一带生产,其他地方的人都必须去天门山下挑石灰(即买石灰)。

 

挑石灰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。按我的家乡三家馆茅头关村来讲,距天门山石灰厂有30多里路,一天要把石灰挑回来,必须花很大的气力。如哪家计划去挑石灰,就得与邻近几家商议好,选择一个好天气,轮流转工去进行。挑石灰的头天晚上准备好挑石灰的工具---扁担、灰篮子及资金,半夜过后就吃饭,然后黑夜出发奔走至天门山石灰厂。到石灰厂时已经天亮了,买石灰的人要自己动手在石灰窑内挖石灰(因为石灰窑的石灰是用油页岩与石灰石一层一层堆积烧成的,石灰烧好后开始出售),买石灰的人要边挖边挑选,烧好的石灰体轻些,未烧好的石灰体重些,挖出选好石灰后,就将石灰装进挑石灰的灰篮子内,挑着去过秤,力气大的人,一人能挑石灰120斤左右,力气小的人,一般挑100斤左右,过秤结账后,就往回家的路挑走。我们三家馆地带的人回家路上有一个最大障碍,就是从枫香岗丁家溶渡过澧水河。当时过河只有一艘渡船,每天数百人过河,渡船忙的不可开交,人到码头排队等上船,到岸后排队等下船上岸,拥挤不堪。有一次大家挤船上岸,造成渡船下沉,阙家庄挑石灰的人淹死了4个,当时我的父亲也在船上,还好,他扶在船的棚子上才幸免于难,但石灰全部落水了,白跑一趟和损失钱财不算,还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

挑石灰要有两套人马,一套人马是主劳力,去石灰厂里挑石灰,另一套人马是家里的副劳力,天亮后,准备给挑石灰的主劳力送中饭、接石灰(即分担一点石灰)。一切准备好了,吃过早饭出发,走到丁家溶澧水岸边等待。等啊!等啊!等挑石灰的家人上岸后,就吃午饭。午饭后,就把家人挑的石灰分担一点,然后一同返家。走啊!走啊!忙乎不矣。走过丁家溶、童家峪,到了响水洞开始上坡(现在已有上坡公路,那时只有崎岖小路),挑着石灰爬坡,人都累了,在半坡上休息一会儿,又往前走,边走边歇,走到茅头关时,人已精疲力竭,忙乎一天,太阳下山才到家。当天的晚餐可能是农家最好的膳食---吃腊肉及其它好菜,有的人还喝点米酒,但人太累了,只想睡觉。

 

古语说:愿吃稀饭看戏,不愿吃腊肉挑灰!

 

来源:文化张家界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